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读者服务60分钟讲座

“如何提升独立思考能力”讲座文稿二则(讲座时间:2015年11月13日)

浏览:109次 发表日期:2016-03-14 10:54:17 发布者:易卫国

讲座文稿一:

将独立思考落到实处——如何抑制人的恶,发扬人的善?
 

     不要用人性本善论或者人性本恶论这样的大框框来评价和指导我们的具体行为。我们都知道,作为个体,我们是自私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有恶的一面;与此同时,我们内心同样有着什么是好,什么是坏的道德观念,有善的一面。
      我在昨天(11月13日)“如何提升独立思考能力”的讲座中,讲到了这两点,并且指出我们在解决具体问题时,可以在这两个方向上努力,动用独立思考的各种方法去寻找更好的解决方案,来建设我们群体的公正。这里插入一下,昨天讲座开题就引用了周保松老师的文字,大意是:大学教育有两个基本使命:第一是教导学生学会好好生活,活出丰盛幸福的人生;第二是学生学会好好活在一起,共同建设公正社会。是个体幸福和群体公正两个方向。二者不可偏废,只有一,则极可能变成钱理群老师口中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讲座时我从两个方向各举了例子:

1.如何抑制人的恶?
       有这样一个大家可能都看过的例子,我觉得很好的说明了一个解决方案是如何实现群体公正的。大意是:
       有10个人,分粥吃,要求公正,每人的粥都一样多。尝试推选,结果被选中的人在掌勺时,免不了给自己盛的多,给和自己关系好的人盛的多;尝试轮流,结果一样,轮到掌勺时,会给自己盛的多,等等。最后,采取这样的方法:先由掌勺的盛出10份粥,然后大家自取,但掌勺的必须最后一个取。
       这个故事给我们的启示就是给了我们动脑筋的方向,寻找遏制个人恶的方法,来实现群体的公正。

2.如何发扬人的善?
      人不光有恶,也有善。如何在这个方向上动脑筋找方法呢?我举例如下:
      屠呦呦2014年获得了美国拉斯克奖,先声明,这个故事多处看到,但我没找到原始出处,不敢确认这个是真事还只是虚构传说,但它说明的道理可以给我们启发。大意是这样的:
      有包括屠呦呦在内的4人入选,拉斯克评选时,4个人每个人都给自己投了一票,一人一票。第二轮,没人拿到这样的问题:除了你自己,你认为还有谁有资格获得拉斯克奖?结果屠呦呦3票当选。这个方式就是我所说的发扬的人的善,人有是非判别能力,第一轮的时候被自我为中心的自私掩盖了而已,第二轮的方法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解决问题的时候向这个方向努力。

      昨天讲座引起共鸣的一个事儿:微信朋友圈拉票现象,大家几乎在各自的朋友圈都遇到过这样的事儿。各种名义的比赛,要拉朋友投票。多数投票机制都注意到了第一类,抑制人的恶,比如:不让同一个人多次投票,但这种投票方式最终比拼的是朋友圈拉人头的能力,和比赛实质相去甚远。
      怎么破呢?昨天讲了一个例子,虽然不算完美,但能给我们启发,在解决此类问题时,我们在发扬人的善的方向能做得更好。例子是这样的:
      一次摄影比赛,主办方让影友提交作品,每人只能交一张,第一轮由评委海选,选出一定数量的入围照片,到此,和其他摄影比赛没什么不同。差别在第二轮,同样是微信票选,每部手机只能选一次,但,主办方将入围的所有照片随机分成了A、B两组,每个投票人必须在两组中各选一张自己觉得最好的照片。大家明白了吧,如果你的照片在A组,你当然选自己的,你拉来的票也选你的,但B组就没有你的照片了,你和你拉来的票友总得选一张吧,选A组时是恶占上风,但选B时,就发扬你的善了,或者是说尽量让你保持公正性去选,至少动用你的审美能力,不是拉票能力。
      这个机制事实证明是成功的,为啥呢?因为我也交了一张照片,一张票也没拉,连老婆都没拉来投票,因为她和我一样对此类拉票不屑一顾,当然,抑制不住恶,我给自己投了一票,不然我怎能知道它的投票机制呢?就这样一票没拉的情况,最后还获奖了,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
       这种方式难吗?笑掉大牙吧,技术上、操作上没任何增加难度的,只是分了个组。但,这种思维方式真的值得借鉴。

       应昨天讲座现场同学要求:这种方法真该大力推广,我今儿写一贴,大家分享,推而广之。

===========================================================================================================================

讲座文稿二:

中医和谋杀案有啥关系?

      11月13日,我在图书馆做了“如何提升独立思考能力”的讲座,本文由讲座中所举例子之一整理而来。

       有A和B两种观点:
       A是有关中医的观点,B是有关一宗谋杀案的观点,这两个观点在逻辑上有什么关系呢?
       A观点出自中科院院士,B则出自一普通出租车司机,这俩人的思维有何异同呢?

       先看A,有这样一段话:
       “我的一个核心的意见是我们对科学要有正确的理解,不要把科学跟绝对正确联系起来。科学只是我们人类文明发展到公元1500年以后,在这几百年里面,一部分地球人所认定的一种体系。而中医是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所认定的体系,为什么一定要把两个体系去完全等同起来呢?我们应该有这个自信,也应该吸收互相之间的长处。中西医结合是一个非常好的道路,可惜两个体系、两个哲学体系要把它合在一起谈何容易。”
       是谁说的呢?
       第十六届中国科协年会于2014年5月24日至26日在云南昆明举行。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院士,在与当地大学生的见面会中讲了这番话。大家还可以在网上找到讲话全文。
       这个案例是我讲座第四部分的一个案例,让我欣慰的是,经过讲座前面三个部分的铺垫,现场的同学没有一个因为这是科学院院士的观点不加思考地完全接纳。
       对这段话,大家先问自己两个问题:1.韩启德院士说的是什么意思?2.他有什么根据(为什么这么说)?弄清这两个问题再做判断,看自己是否接受他的观点。

       再看B,这个案例是我推荐的一部国产电影《十二公民》,在这里我挑出一个角色来说,就是韩童生饰演的北京出租车司机,这一角色演绎得相当精彩,让人拍案叫绝,但在这里我看这个角色的角度是他的思维方式。
       《十二公民》故事很简单,讲的是政法大学组织学生补考,对一个社会热点案件,所谓的“富二代弑父”,模拟西方陪审团方式进行判决,陪审团由11名学生家长作为团员和1名学生作为团长构成,在听完学生模拟法庭辩论后,这12人要投票表决被告的富二代是否有罪。电影就在这表决中展开……
       出租司机是最坚决的认定被告有罪的人,我们从电影的细节交待中来看看他的思维方式吧。
       1.电影一开始,他就是否定陪审团方式的,理由是“西法”不适合我们“东方人”,暗含的意思和A中的两个体系之说非常相似,换句话说就是:你们有你们的体系,我们有我们的体系,把你们的那一套生搬硬套到我们身上是不合适的。
 
       2.出租司机是极其认同中国传统文化的,在家庭关系上,坚持“父为子纲”的理念,坚持“百善孝为先”。
  
       3.即使在另外11人投了无罪后,出租司机仍坚持自己的观点,他的理由是“这是我的权利”,“你有权利坚持你的观点,我也有权利坚持自己的看法”。
 
       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固执?电影里从情感上有更深入的揭示,我就不剧透了。


       A和B两种观点都受到了民族自尊、自豪的情感影响,特点是:这是我们祖先流传下来的好东西,至于为什么好,或者语焉不详,或者循环论证:因为是好的,所以流传下来了。讨论这个的资料很多,这里不多说。
       A和B还都犯了相对主义的思维谬误。通过一些例子我们来了解什么是相对主义的思维谬误:
       1.概念相对论:症状轻点儿的,比如,有人说:北京人都爱喝豆汁儿,不喝豆汁儿的不是北京人;你说不对啊,某某就不喝豆汁儿啊。然后他说:正宗的北京人没有不喝豆汁儿的。你看,他用一个相对概念把反驳他的给排除了,这是抬杠,大家心知肚明。
       2.观点相对论:你有你的观点,我有我的观点。情绪表达,不讲理的最后一招。出租司机最后明知理亏,但还不肯改自己的看法。
       3.天性相对论:天性如此,禀性难移。比如:血型、生辰八字、星座论,他就是处女座的,难怪这么挑剔。
       4.文明/文化相对论:如亨廷顿的图书《文明的冲突》,观点不能说错,但是有负面影响,容易把不同文明间的一切冲突归咎于这个结,拿一个大棒到处挥动,简单粗暴,这一点著名作家熊培云在他的书中有论及。或者上升到哲学层面,但在解决具体问题层面,具有无法证伪的特征。

       回头看A的观点,在哲学层面没法说这个说法是错的,但如果具体到医学,最终是要治病的,这就需要科学方法去判断了。比如我们的探月工程飞行器,我们可以自豪的命名为“嫦娥号”,但它怎么上天,我们不能说嫦娥是吃了药上去的,我们就让飞行器吃药吧。

       怎么看院士和出租司机犯同样的思维错误呢?我们要警惕:一是情感和理性思维是不同的,二是不要用一个大的理论框框去解决具体的事件,特别注意当一个理论不可证伪、貌似无比正确时,大家就可以不必理会由这个理论导出的观点了。

       有几个基本的办法:
       1.观点的初步判断:要解决的问题可分为事实类和价值观类。很多观点容易用价值观判断代替事实判断,本来是要解决实际问题需要分析具体利弊的,却用道德方式、审美方式去对待,用价值观表达好与坏;

       2.理解情感腐化。对待具体问题,要有意识地避免情感,理性解决;那天讲座讲到梁文道和昂山素季图书《Freedom from Fear》的例子,这里按下不表。自卑、自信,贪心、害怕等等,都会腐化我们的观点。20世纪70年代我们的共识是人通常是理性的,失去理智的情形基本能用各种情感因素解释。于是似乎用“动脑筋”和“动感情”两个角度就能解释各种行为了(或者是智商和情商),但随着现在人们对认知更加深入,这是不够的,见下一点;

       3.理解认知错觉对我们观点的影响,认知错觉需要有意识动用相对应的思维工具去解决——11.13讲座的时候讲到视觉错觉,举例说明了两类:一类视觉错觉是换个角度就能解决,包括盲点;还有一类视觉错觉是不论你从哪个角度看,看多长时间,都无法消除偏差。思维也有这样的错觉,反复想还是有偏差,怎么破?11.13讲座时,在场同学对这个话题都觉得很新鲜,很有兴趣,这个内容可以单独写一篇了,如果这篇文章点赞超过一百我就马上写,要不,就看心情什么时候写了。

       不要认为中科院院士的观点就一定正确,出租司机的观点就不靠谱,我虽然强调分类思维的重要,但不得不提醒大家,正如《盲点》一书所说:刻板印象不幸成为人们通过分类认知世界这种强大能力的副产品。

       在属于情感领域的每一种事情上——宗教、政治、道德、爱憎等等,最杰出的人士很少能比凡夫俗子高明多少。
——《乌合之众》

 

本主题讲座只需3人以上预约,即可单独开讲。预约电话:64288002,预约微信号:32933461

请关注北京服装学院图书馆微信公众号:BIFT_LIB
 

 

 

 

 

 


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